天津武清与甘肃泾川静宁扶贫协作结硕果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_澳门威尼斯人_【网址导航】

网站公告:
行业动态
  •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_澳门威尼斯人_【网址导航】
  • 手机:13988999988
  • 电 话:400-123-4567
  • 邮 箱:admin@baidu.com
  •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天津武清与甘肃泾川静宁扶贫协作结硕果

时间:2020-09-30 16:55 作者:电子网站 点击:

  【脱贫攻坚·东西部扶贫协作】

  党的十九大明确把精准脱贫作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一。为打赢这场硬仗,2017年,天津市武清区与甘肃省平凉市静宁县、泾川县建立了结对帮扶关系,从此,静宁县、泾川县的脱贫摘帽成为了武清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3年来,武清区与静宁县、泾川县开展多领域扶贫协作,统筹落实市、区两级财政帮扶资金2.3亿余元,实施帮扶项目180余个。除了“输血”,在科技人员“鱼渔兼授”“志智双扶”的努力下,静宁县、泾川县开始向“造血”脱贫转变。

  1.穷在“农”上也要富在“农”上  

  朱家涧村在哪?它“夹”在山旮旯里。

  站在甘肃省泾川县朱家涧村原址的山坡上,放眼望去,七梁八坡山连山,200多座窑洞凌乱地散布在四面山坡里,羊肠般的山路崎岖难行。此前,全村125户375口人住在10多个山头上,最南边的塌山组和最北边的段家山组相距6.5公里,是深度贫困村。

  村民朱斌指着对面山坡上两口窑洞对记者说,之前那里就是他的家。夏天窑洞里潮湿难耐,吃水要从山下沟里挑上来,来回要1个多小时。全家的生计主要靠种大葱和玉米,因为靠天吃饭,收入微薄。村子穷,生活又不便,小伙子们娶媳妇都成了难题。

  自从天津市武清区的一支“扶贫突击队”来到后,村里慢慢地起了变化:

  搬离土窑洞,住进新楼房——住在山旮旯里的125户人家,全部搬到了王村街道的移民新村。

  这里的人心“活络”了——农闲时节不再倚着窑洞晒太阳,贫困户加入公司和合作社,发展起蔬菜产业。

  穷在“农”上,也要富在“农”上。武清区和泾川县筹划因地制宜发展新农业。

  小农经济,不成规模怎么办?解决这方面难题,武清区积累了一定经验。

  武清区北部的丁家[~符号~]村,在2013年以前是远近闻名的困难村,1700亩耕地上只种大田作物,村集体年收入只有6万元。乡亲们做梦都盼着能致富。2013年,天津市两级帮扶组进驻丁家[~符号~]村,帮村里解决了农田灌溉的“老大难”问题,还推广各种现代农业配套技术。如今,武清区已经建成各类设施棚室8万亩,农业合作社2000多家,年产各类蔬菜90万吨,产值近20亿元。丁家[~符号~]村在当地则成了依托现代都市型农业助力农民致富奔小康的排头兵。

  老肖把丁家[~符号~]村的经验带到了朱家涧。村民口中的“老肖”名叫肖建中,2010年因为发明推广无公害蔬菜种植技术获得天津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为了帮朱家涧村的乡亲们脱贫,武清区把肖建中“捐”了出来。

  泾川产甜瓜,有市场不愁卖。可朱家涧与甜瓜无缘——缺资金、缺设施、缺技术……66岁的村委会主任朱存录心急如焚。

  老肖帮助破解着一个个难题。

  村里缺设施?去冬今春,武清区支持朱家涧村陆续建成日光温室13座、钢架大棚235座,主要种植甜瓜、辣椒、西红柿等果蔬。

  村民们缺经验?肖建中口传心授:“甜瓜是侧蔓结瓜,主蔓要掐掉,侧蔓保留4到6个最佳,这样甜瓜早熟、个大,能多卖不少钱……”他建立微信群,让村民把遇到的问题用图片和文字表达,自己一一回复或现场指导,每次都药到“病”除。

  入夏后,朱家涧村103棚“天山雪玉”甜瓜喜获丰收。“短短一个月,已经挣了将近两万元,比2019年全家收入还要多。”47岁的村民李海玲难掩兴奋,“如今的生活比甜瓜还甜。”

  6月19日,老肖的“泾川名师工作室”开张,5名当地干部和群众当天拜他为师。现在,朱家涧的村民又开始对西红柿、土豆、辣椒、韭菜等作物种植方式进行改良优化,开展规模化种植。

  朱存录盘算着:“朱家涧125户,现在还有28户71人未脱贫。其中,9户靠果蔬产业,19户靠产业加兜底保障,2020年肯定能脱贫。”家家户户“难念的经”他念了好多年。“帮扶到位了,接下来我们要靠勤劳的双手脱贫致富。”朱存录挺了挺胸前的党徽,“以前的日子苦,苦到不敢相信现在的甜。我时刻记着,是党的好政策让我们修了路、盖了房、过上了好日子。”

  2.“牛产业”成了“金饭碗”

  静宁县界石铺镇祁岔村的祁小平2019年购进了5头“平凉红牛”。家里养牛,上个月刚卖了3头小牛,加上在合作社打工——祁小平算一下账,不到一年时间,收入10万多元。

  指着眼前的“平凉红牛”,与贫穷斗了半辈子的祁小平和大家唠了起来。“过去养的多是‘土黄牛’,个头小、分量轻,卖不上价,一头牛有时只能卖三四千元钱。”祁小平说。

  “价钱不合适,缓缓再卖不行吗?”“种地收入少,别的来钱门路也没有,吃亏也得卖啊。”

上一篇:第十六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将举行 云端线下结合办

下一篇:瓜子二手车推出三包服务 车均投入6000元保障服务